欢迎访问镇远县地方志官网!今天是2018年9月23日  星期日站内搜索: 
当前位置:首页 > 地情资料> 红军长征在镇远的红色史迹
红军长征在镇远的红色史迹
发布时间:2016年11月2日  作者:县史志办  来源:县史志办  阅读数:200

193410月,第五次反“围剿”失败后,中央主力红军(红一方面军)为了摆脱国民党军队的包围追击,被迫实行战略大转移,退出中央根据地进行长征。

长征是人类历史上的伟大奇迹,中央红军共进行了380余次战斗,攻占七百多座县城,红军牺牲营以上干部多达430人,平均年龄不到30岁,共击溃国民党军数百个团,其间共经过11个省,翻越18座大山,跨过24条大河,走过荒无人烟的草地,翻过连绵起伏的雪山,行程约二万五千里,于193510月到达陕北,与陕北红军胜利会师。19361022日,红二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到达甘肃会宁与红一方面军会师。红军三大主力会师,宣告红军长征胜利结束。

毛泽东说:“长征是历史纪录上的第一次,长征是宣言书,长征是宣传队,长征是播种机。长征是以我们胜利、敌人失败而告终。”

红军不怕远征难,万水千山只等闲。

五岭逶迤腾细浪,乌蒙磅礴走泥丸。

金沙水拍云崖暖,大渡桥横铁索寒。

更喜岷山千里雪,三军过后尽开颜。

——毛泽东《七律·长征》(于193510月)

1934年87日,红六军团第十七、十八师和红军学校共9700余人在任弼时、萧克、王震的率领下,告别湘赣革命根据地,从江西遂川的横石和新江口地区出发,踏上了西征的征途。

8月12日上午,在寨前圩的河滩上,红六军团召开了连以上干部西征誓师大会,庆祝突围成功。根据中革军委指示,由任弼时在会上正式宣布成立红六军团领导机关。萧克为军团长兼十七师师长,王震为军团政委兼十七师政委,李达为军团参谋长,张子意为军团政治部主任,龙云为十八师师长,甘泗淇为十八师政委,谭家述为十八师参谋长,方礼明为政治部主任。

9月28日,红六军团抵达镇远报京。

10月7日,由于敌情不明,红六军团在石阡甘溪陷入湘、桂、黔敌军24个团的包围。红军与桂军廖磊第十九师发生遭遇战,经过广大指战员的浴血奋战,军团主力在任弼时、王震的率领下向石阡、镇远边境转移。

1934年12月22日,罗炳辉将军率领中央红军右路纵队(由红一军团第十五师、红九军组成)从剑河出发,经岑松,到镇远报京。红军与桂军廖磊第十九师发生遭遇战,经过广大指战员的浴血奋战,军团主力在任弼时、王震的率领下向石阡、镇远边境转移。

1935年1119日,红二、红六军团从湖南桑植刘家坪等地出发,开始长征,1936年初向贵州石阡、镇远、黄平实行战略转移。12月29日,红二、红六军团经玉屏县的田坪,兵分两路前进:一部分经铜仁牛场坡向江口进发;一部分经玉屏县先后进入镇远、岑巩县境。

红六军团西征在镇远

1934年928日拂晓,任弼时、肖克、王震率领的红六军团经巴冶、贵槐经剑河岑松,进入镇远县侗乡报京。

红军路过报京大寨驻扎时,老百姓由于以前受国民党军队的强抢、强要的侵扰而担惊受怕都上山躲藏去了。这次红军到来,老百姓不明真相也像躲国民党官兵那样都跑上山藏了起来。红军找不到人,红军吃了百姓大米、菜等后就自觉把银元放在锅子、坛坛罐罐里,有的百姓到晚上悄悄回家一看,发现这支军队吃了百姓的米、菜还开钱,很惊奇,随后便一传十,十传百,大家都来看这支军队,红军同志对百姓说:“乡亲们,你们不要怕,我们是穷人的队伍,是来打国民党匪军的,为穷人打天下的。”

红军在报京,既没有抢东西,也没有欺骗老百姓;沿途军纪严明、对民众秋毫无犯。人们发自内心地感谢红军,都说红军是好人,赞誉不绝。

红军同志无论在哪家住,都为百姓做打扫房屋、担水、砍柴等好事。红军还在田金良家的老房子的墙上写有标语:“打倒国民党反动派”。(这幅标语,解放后县政府撤到县博物馆收藏了)。这时全寨男女老少都认为这样的军队从未见过,就集中起来做好菜好酒招待他们,并推选邰安禄同志给红军带路。

据此,红六军团8000余人未在报京地区停留多久,为了摆脱湘、桂、黔敌军的追击围堵,粉碎敌人妄图将红军消灭于镇远城南至清水江之间的阴谋,在侗族群众邰安禄的帮助下,红军从报京经龙崩的山路连夜赶往施洞口。红军翻山越岭,披荆斩棘,星夜兼程,经一天一夜的艰苦行军,于29日顺利通过施秉的贵科、八更,占领滨(冰)洞,渡过清水江,到达施洞口。

邰安禄在施洞和红军分别时,红军首长还赠给他一台收音机作纪念。

红军离开龙崩时,送给曹永富一盏小马灯作纪念,嘱咐他:你带着这盏灯,回去走夜路不怕风吹雨打,免得迷失方向。为此,曹永富一直保存着这盏珍贵的马灯,红军留下的马灯照亮着侗家的心,指引着侗家迈向光明的前程。

10月6日,红六军团进入石阡。10月7日下午五时,红六军团主力在任弼时、肖克、王震的率领下,撤出甘溪后,经红岩大土村的高山向镇远大地方转移,以便寻机突破围堵,通过石阡、镇远大道,与红三军会合。

由于山中无路可行,只好临时开道。红军勇士们穿过荆棘密林,攀越悬崖峭壁,历经艰险。尤其是这一带人烟稀少,物资稀缺,生活条件异常艰苦,红军战士往往一天只能吃上一顿饭,饿着肚子行军打仗,不少同志赤着脚翻山越岭。

中央代表任弼时同志就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,凭着坚强的革命意志,指挥全军行动。此时任弼时同志身患疟疾,没有马匹,没有担架,手柱木棍,和同志们一起徒步行军。在一次穿越敌人的封锁线时,与敌相距只有一百多公尺。敌人的枪弹嗖嗖地从他们头上飞过,而任弼时同志镇定自如。身边的军团侦察队政委王赤军、陈琮英(任弼时的爱人)余秋里等二十多位同志,都为他的安全捏了一把汗。在他沉着机智地指挥下,由于得到当地老猎户的冒险带路,部队顺利通过了敌人的封锁线,进入镇远大地方。

10月7日,参谋长李达率领红军前卫部队向镇远转移。龙云部改后卫为前卫为全军开路,转战于镇远的路腊、施秉县的紫荆关一带。7日晚上,红六军团主力转移到大地方南面的包溪、红庙,并在此宿营。

8日,红六军团在石阡甘溪战役打响后,军团主力部队在任弼时、肖克、王震率领下,在大土村以南深山密林中披荆斩棘,开拓前进,终于突破敌人重围,转移到镇远大地方的上地龙、中地龙、下地龙、双坝、苦竹园、大地施、包溪等地休整。在开路中,军团政治委员王震身先士卒,奋不顾身,起了重要表率作用。

8日上午,红军主力进至红庙,红军在红庙挫败尾追而来的国民党桂系十九师先头部队,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战斗,敌军丢下十多具尸体,龟缩到一个斜坡上,不敢上前半步。红军主力即由烂田、流沙冲翻过大坳,经双坝、地龙坎,进入施秉县袁家寨。   

9日,红六军团主力再进镇远,经上地龙向路腊开进。红18师复出施秉袁家寨,经镇远上地龙、马溪、蚂蝗洞向路腊开进。此时,桂军第19师也由大地方向路腊出动。下午,红六军团尖兵由南面进路腊街,突然发现敌军几名电台人员在北街头的老屯坎摆弄电台,另有十多个敌军在一旁观望。红六军团尖兵发现敌人后,立即向敌军开火,打死了几个敌人,其余全部逃跑。不久,红六军团主力进到路腊,迅速抢占南面几座山头,迅速构筑简易工事。此时,敌军主力也赶到路腊并同时占领北面几座山头。接着,敌在猛烈火力掩护下,疯狂地向红六军团占领的山头发动攻击,都被英勇顽强的红军战士击退,敌军一具具尸体倒在红军阵地面前。